欢迎访问群康招募!癌症、肿瘤、慢性病等患者临床试验招募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药资讯

群康临床试验招募临床试验招募6个人研发一个新药 给高管发薪涉嫌“逃税” 这样的公司也配上市?新药资讯

信息来源:本站作者:发布时间:2022-12-13浏览量:

  群康临床试验招募临床试验招募6个人研发一个新药 给高管发薪涉嫌“逃税” 这样的公司也配上市?新药资讯新药资讯“研究几个中国患者临床上没有的药”——这是新通药物写在官网首页的使命,但如果简单分析一下这家公司,就可以发现这句话颇为讽刺。

  按照安排,新通药物IPO上会将12月12日这一天上会接受审核,这家尚未有产品上市,绝大部分研发管线都靠授权引进,大多数研发都是靠外包撑起的所谓“创新药”公司,正面临外界铺天盖地的质疑。

  “新通药物同已IPO终止的海和药物,是非常类似的,二者都缺乏核心研发能力。这种企业其实是没有任何竞争力的,这样的企业上市,只会给中国的创新药企业带一个坏的头,那就是靠着从国外买两个已经被‘淘汰’的技术,再包装成为所谓的核心科技,靠讲故事在A股圈钱上市,最终形成劣币逐良币的效应。”一位投行人士认为。

  “其实我不太能搞懂,新通药物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公司?新药研发公司结果研发设备一共100多万净值,且50%以上是委托研发?而且其所谓的三条正在临床试验的管线,都是授权引进的。关键是引进的研发管线,曾因为致癌率增加而被原本的研发方终止了。也就是一个被淘汰的破烂,被新通药物包装包装,就成核心技术了。太扯淡了。”上述投行人士补充道。

  “新通药物三条正在临床试验的管线都是授权买入的,就没有自己研发的,这也行?”一位投行人士看到这时,首先发出了以上灵魂拷问。

  根据招股书显示,新通药物目前合计拥有8个在研产品,其中,5个产品在临床试验及报批阶段,3个产品在临床前阶段。目前,新通药物有3条新药产品管线获准开展二期临床实验,而这3条研发管线均为授权引进。

  其中,“甲磺酸帕拉德福韦片”产品在新通药物引进前已由Metabasis Therapeutics,Inc.(以下简称“MT公司”)在美国完成了II 期临床试验,目前新通药物在国内推进至III 期临床试验阶段;

  “注射用MB07133”产品在新通药物引进前已由MT公司在美国完成了I 期临床试验,目前新通药物在国内推进至II 期临床试验阶段;

  而“CE-磷苯妥英钠注射液”产品为磷苯妥英钠注射液的改良型药物,属于三类化学药,无需进行II 期和III 期临床试验,新通药物未进行过实质性改进和贡献。

  目前,新通药物 CE-磷苯妥英钠注射液产品,进展最快,也最接近上市,目前已经提交上市许可申请并已完成国家药监局食品药品审核查验中心药品注册现场核查。但是正如前文所述,这款产品在研发创新上,新通药物未进行过任何实质性改进和贡献。

  除了研发管线基本上靠买外,更令人担忧的是,新通药物基本上并没有买到什么好货。比如,新通药物买来的“甲磺酸帕拉德福韦片”产品,其号称是新通药物依托肝靶向创新药物研发平台研发的,治疗慢性乙肝的Ⅰ类创新药。然而,所谓的“原创”Ⅰ类创新药原本是别人不要的“淘汰货”。

  “甲磺酸帕拉德福韦片”产品,最初由MT公司开发并持有,该公司利用该技术开发了多个肝靶向性前药化合物。2010年,受财务因素影响,MT公司所有项目及资产被Ligand Pharmaceuticals Incorporated(以下简称“LGND公司”)收购。临床招募收购后,LGND公司便对甲磺酸帕拉德福韦片进行了搁置,没有对该药物进行进一步研究。

  2011年,LGND公司将该专利技术及甲磺酸帕拉德福韦片、注射用MB07133中国(含港澳台地区)权益,授权给凯华药物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华药物”)。同年,凯华药物与新通药物合作推动甲磺酸帕拉德福韦片及注射用MB07133的研究。

  2015年,凯华药物被新通药物全资收购。至此新药资讯,新通药物成功引进了HepDirect专有技术、甲磺酸帕拉德福韦片及注射用MB07133。也就是说,甲磺酸帕拉德福韦片项目,最初由MT公司开发,经历了LGND公司及凯华药物几次“倒手”后,最终来到新通药物“手中”。

  甲磺酸帕拉德福韦片,其有效成分为“帕拉德福韦”。而之所以被MT公司卖掉,同时接首度接手的LGND公司也没有进一步进行研究,其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其根本就没有研究的价值。

  根据此前MT公司曾披露,高剂量水平的“帕拉德福韦”会导致试验体肿瘤发生率增加,为此其不得不终止了研发。这在新药研发中,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在药物研发中,安全性首先是第一位。

  新通药物之所以会买别人的“淘汰货”来滥竽充数,根本原因还是其缺乏研发能力。新通药物的老板、实控人为张登科。目前,张登科直接持有该公司50.60%的股份,通过西安海金沙间接控制8.08%股份。张登科合计控制新通药物58.68%的股份。

  相比一般新药研发公司,张登科只有中专学历,而且还毕业于中药专业,他曾在陕西太白县医院任药剂师两年后,历任药材公司研究员、植物化工厂任副厂长,又先后辗转两家制药公司。直到2000年,张登科在西安创立了新通药物。

  截止今年6月末,新通药物的全部员工只有100人,其中研发人员只有48人。考虑到公司有8个在研项目,平均一个研发项目只有6个人。尼玛,6人就要去研发一个新药,这尼玛简直是逆天啊!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家新药研发公司,截止今年6月末,新通药物的研发设备的资产净值不到80万元,且公司50%以上是委托研发。尼玛凭借着100万资产净值不到的研发设备,也想要去研发创新药。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值得一提的是,在产品投放市场前,新通药物存在多个化合物专利新药资讯、关键中间体制备专利已到期或即将在2025年到期情况,如果潜在仿制药上市,将增加相关药品细分市场的竞争,对产品未来商业化较不利。

  此外,新通药物创新药的未来市场预期也不容乐观,如MB07133是一款肝靶向化疗药物,属于二线 类创新药,但目前已有瑞戈非尼、PD-1单抗、阿帕替尼等多款同类药物获批上市,并有多个同类药物处于不同临床试验阶段;以及新通药物重点引进的CE-磷苯妥英钠注射液,也面临注射用丙戊酸钠竞争,后者一旦被纳入集采,公司未来直接面临新产品售价“骨折”风险。

  作为一家“伪创新药”公司,新通药物的情况相当的尴尬。由于没有新药上市,公司连年亏损,2018年~2021年,公司分别亏损0.31亿元、1.1亿元、0.91亿元和0.63亿元。而2022年,公司预计将亏损5100万元至6200万元。

  而截至今年6月末,新通药物账上的货币资金只剩下2000万元左右,基本上只够支撑新通药物4个月左右的研发。如果此次新通药物不能通过A股“圈到钱”,那么未来新通药物的前途必然将非常的黯淡。

  实际上,新通药物“缺钱”这一点非常明显,缺到什么程度呢?连给公司老板张登科发薪酬都要“偷税漏税”。也可以显示,新通药物是多么的不把法律放在眼里,简直可以说是吃相难看。

  招股书显示,2018年,因实控人张登科年度工资较低及奖励其在产品研发、人才引进方面的贡献,新通药物与三家供应商签订无商业实质交易,供应商收取款项后均委托个人将款项转至实控人张登科的银行账户,共计向实控人张登科转账165万元。

  而新通药物之所以要怎么做,根本的目的还是为了张登科不缴纳个人所得税。说实线万“薪水”,如果张登科缴纳个人所得税,最多也就是几十万的事情,但是为了省下这几十万,其可谓无所不用其极。而普通工薪阶层呢?税款是一分钱都不能少的。一旦新通药物上市成功,张登科财富暴涨,并成为亿万富豪。都成富豪了,还要偷税漏税,简直是不要脸啊。